7月31日,寧波市物價局、寧波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寧波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發布《關于調整兒童醫療服務項目價格的通知》,從當日開始,區縣級及以上兒童醫院和其他公立醫療機構兒科診查費在現行基礎上,門診加收7元/次、住院加收10元/日。兒科急診診查費在上述調整后的診查費基礎上,加收5元/次。(8月1日《東南商報》)

  一周前,紹興剛剛調整了兒童醫療服務項目價格,主要內容為兒科門診診查費上浮10元,6周歲及以下兒童手術費用上浮30%等,緊接著寧波也上浮了兒童醫療服務價格,調整兒童醫療服務價格已經勢在必行。

  相較于2008年美國每千名兒童擁有兒科醫生的比例為1.46人,寧波每千名兒童執業醫師數(兒內科)只有0.76名,“兒科醫生荒”比較突出。隨著“二孩”政策全面實施,寧波未來五年預計將新增出生人口7.5萬人左右,“兒科醫生荒”將會更加凸顯。

  兩市有關部門都給出了相同的解釋,即通過調價使醫生的技術和勞務價值得到體現,逐步完善兒科健康發展的補償機制,最終加快兒科醫務人員隊伍建設,加大兒科醫療硬件投入,緩解日益緊張的兒科醫療供需矛盾。為了留住兒科醫生,解決“兒科醫生荒”。

  通過調整服務價格來提高兒科醫生的薪酬待遇,這是較為直接的應急之策,可行,但要做到不僅留得住兒科醫生、還要提高、壯大兒科醫生隊伍,還須多方施策。

  一是嚴格落實寧波今年2月出臺的《關于加強兒童醫療衛生服務改革與發展的實施方案》,加強對兒科發展的財政投入,各級財政對同級醫療機構按每兒科門(急)診人次8元,每住院床日15元的標準,根據兒科服務績效給予專項補助。

  二是加大政策扶持,全方位提高兒科醫生的各項待遇。不僅要通過調整服務價格提高兒科醫生的薪酬待遇,還應在培訓進修、職稱評定、先進評比等方面給予政策傾斜和照顧,提高他們的社會地位和職業榮譽。

  三是建立風險共擔機制,為兒科醫生提供安全行醫的大環境。在醫學界,兒科被稱為“啞科”,意思是孩子不會說,會說也講不太清楚,看病基本靠醫生臨床經驗,誤診風險高,容易產生醫患糾紛,故院方和衛生行政部門應與醫生建立風險共擔機制,替他們分憂解難,而不能等出了問題將責任全部推給醫生。王學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