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為吳愛圖。 包凌雁 攝圖為吳愛圖。 包凌雁 攝

  初春,浙江省寧波市象山縣象山石浦鎮延昌碼頭還不算繁忙,漁船整整齊齊地靠在岸邊。隨著一陣咸腥的海風,水面蕩起了漣漪,等候在碼頭的民眾開始朝海岸走去,“象農渡98”號渡船靠岸了。

  從延昌碼頭到對面的銅錢礁島,乘船時間不到十分鐘,而“象農渡98”號渡船是島上居民出島的惟一交通工具。

  吳愛圖是這條農渡船的船長,也是寧波惟一一個農渡船女船長。在銅錢礁島,家家戶戶以海為生。作為家中長女,17歲那年,吳愛圖就隨父親開船出海。

  船上的日子單調乏味,看到其他朋友都出去玩,17歲的吳愛圖也充滿了向往。可是,渡船是整個島上民眾出行惟一的交通工具,船不開,這個小島就會與外界失聯。

圖為“象農渡98”號渡船。 宋兵 攝圖為“象農渡98”號渡船。 宋兵 攝

  從17歲登船掌舵,每天早上6時開船,晚上18時收班,一天平均來回30余趟,一年365天不間斷,吳愛圖至今運送了450萬余人次。

  “這條航線,我哪怕閉著眼睛都能開。”吳愛圖笑著說道。

  然而每次開船,她都像第一次那樣全心投入。從最興盛時每一趟船有八十人左右,到如今,銅錢礁島只剩七八十位老人,而吳愛圖仍然在這條農渡船上。

  吳愛圖一家算是當地小有名氣的“渡工世家”。她的父親曾經是一名渡工,一直到年老開不動船才作罷。而后,吳愛圖又和丈夫一起駕駛渡船。

  和丈夫一起的那些日子像沙灘上的貝殼,又像海面上的波光,曾在吳愛圖的記憶里閃閃發亮。直到2016年12月的一天,丈夫去救一個落水的乘客,再也沒有回來……

  “完全沒心思開船了,休息了一個多月。”彼時的吳愛圖覺得天都塌了,這之后的日日夜夜,她輾轉難眠,淚流干了,但她又回到了駕駛艙。

  30多個年頭以來,這個幾平方米的駕駛艙就是她的全世界。駕駛艙里只有小小的鏡子和粉紅色的鬧鐘,讓人感覺到逼仄空間里的一點女性柔情。

  在海上航行,需要百分百的專注和冷靜,因為有時候會很危險。

  “有一次漲潮了,一排船纜繩斷了,直接漂過來了,當時潮水又急,那排船直接壓向我開的渡船,當時我趕緊掉頭,用盡全力把船靠岸,所幸沒事。”回憶起當時的情況,吳愛圖還是心有余悸。

  銅錢礁島停靠了100多艘漁船,這對每次停靠渡輪也是一個考驗,但是吳愛圖憑借精湛的技術、全神貫注的工作態度,30年來沒出過一次事故。

  渡船采用的是“以渡養渡”和承包經營的模式,由于沒有換班的渡工,這么多年來,一年365天吳愛圖一天也不敢休息。

  2018年8月,象山港航管理部門對農村渡運實行了改革。改革后,吳愛圖從“個體戶”變成了“企業職工”,參照國企標準領取工資、享受社保,徹底解決了后顧之憂。

  “工資收入增加了,還能保證休息,這讓我更加熱愛和珍惜這份工作。”吳愛圖說,“人生已經走過了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我想自己支配。”

  再過一年,吳愛圖就可以退休了,而彼時女兒也大學畢業了。雙手輕撫方向盤,她說道:“我想去看看世界,看看別的地方的渡工是怎么工作的。”林波 宋兵 毛沄芝(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