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建平攝周建平攝
員工提前辭職,公司要“依約”扣減部分工資員工提前辭職,公司要“依約”扣減部分工資

  近日,來自湖南的梅姑娘遇到一件煩心事:她想討要被扣減的工資但被老板拒絕,而梅姑娘自己也弄不清,產生這一后果究竟是老板不講理,還是自己的責任。

  今年5月底,梅姑娘經老鄉介紹到鄞州一家公司打工,雙方簽訂了勞動合同。合同中有這樣一條規定,勞動者入職后,至少必須工作三個月才能辭職,否則將扣減部分工資。梅姑娘稱,當時很多人一起簽合同,沒有誰對合同內容提出異議,自己也跟著簽了。沒想到,7月中旬,梅姑娘突然接到家里的電話,她父親下地干活時不慎摔倒骨折,而母親本來就有病,急需她回家照料。之后,梅姑娘不得不向公司提交辭呈,同時要求結清一個多月的工資。公司同意梅姑娘辭職,但同時表示,要扣除其50%的工資。公司給出的理由是,雙方訂立的合同非常明確,辭職必須滿三個月,否則要承擔相應責任。

  那么,這個相應的責任是什么呢?為此,記者特意采訪了該企業一位負責人。對方解釋,他們是一家生產型企業,每個崗位都不能缺人手,完全是一個蘿卜一個坑,否則就會影響到正常的生產。為防止員工入職不久就辭職因而影響生產的情況發生,特別在勞動合同中規定,員工必須至少工作三個月才能正常辭職。這位負責人還特別強調,“我們對所有員工一視同仁,這條規定并非只是針對梅姑娘一個人的。”

  勞動合同約定要做滿三個月才能辭工,否則就要扣減工資,這家公司的規定究竟是否合法?為此,我們采訪了浙江導司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勞動法專家張志旺。

  張律師表示,按照我國勞動法的規定,在一般情況下,勞動者有辭職的自由,以此來說,梅姑娘向企業辭職不應存在障礙。這個案件的爭議焦點在于,企業是否有權利按照這個合同,扣減僅工作一個月的梅姑娘的一半工資?我們先來看《勞動法》第50條有關工資的基本規定:“工資應當以貨幣形式按月支付給勞動者本人。不得克扣或者無故拖欠勞動者的工資。”也就是說,根據法律規定,不管什么企業,都沒有理由扣減員工的工資。這家公司敢扣減員工工資,聽起來似乎有充足的理由:員工提前辭職,違反了雙方的約定,影響到企業的生產經營。但這個理由是否真的成立呢?

  根據相關法律,當員工的行為給公司造成實際損失時,員工應予賠償,比如,一個企業的重要技術部門或崗位上的核心員工,違反雙方原先的約定突然辭職,導致企業無法正常經營;再譬如,企業員工違反雙方簽訂的保密協議,將企業的核心商業秘密泄露給競爭對手,給企業造成重大經濟損失,受害企業就有權要求違約員工作出賠償。但必須指出,要求員工賠償損失與扣減員工工資是兩件不同性質的事,而且,員工是否真的給企業造成了損失、造成了多少數額的損失,須由用人單位舉證證明,并通過相關程序確定,但不能亂扣工資。因此,根據現有情況分析,梅姑娘并非核心崗位員工,只要其辭職沒有給其所在公司帶來直接和明顯的經濟損失,這家公司就沒有理由要求其賠償,更不能扣減其工資。

  用人單位拖延發放工資,成為“留住”員工的手段

  在現實生活中,涉及工薪的糾紛并不少,其中最為常見的是,用人單位以各種理由壓著工資不發,而是要拖延一段時間,才給員工結算工資和獎金,這種情況在服務性行業中尤為突出和普遍,甚至成為行業的一種潛規則。比如,很多足浴店采用一種明顯涉嫌違法的工薪發放規定,應聘員工往往要在上班一個半月后,才能拿到第一個月的工資,也就是說,員工永遠被老板拖欠半個月的工資,這成了老板穩住員工防止其流失的一種手段,也因此,一些員工在要求辭職時,因無法達到對方的規定而被迫放棄半個月工資,其合法權益受到明顯侵害。

  一個值得關注的現象是,不少勞動者在面臨工薪糾紛時,往往不知如何更好地應對,特別是那些無奈接受了用人單位出臺的不合理規定的勞動者,在遭遇糾紛時,往往忍氣吞聲,息事寧人。

  對此,張志旺給出了這樣的建議:勞動者在工資問題上遭遇糾紛,且權益明顯受侵害時,應毫不猶豫地向勞動部門舉報,并提請勞動仲裁,如果不服仲裁裁決,可以向法院提起訴訟。這里特別要強調,為保護勞動者的合法權益,國家出臺了很多有針對性的規定,相關部門還建立了一套有效的機制,如提供免費的法律咨詢服務、提供相應的公益律師、減免訴訟費用等,以幫助勞動者解決糾紛、保護合法權益不受侵害。

  用人單位無故拖欠工資,勞動者可立即辭職并申請經濟補償

  某公司因拖欠員工李某工資4個月,雙方產生矛盾,李某提出辭職,公司當即表示同意。辭職當天,李某向公司發送了《解除勞動關系通知書》,陳述了自己辭職的理由,要求給清工資,同時給予經濟補償。但企業只補足了工資,對李某提出的經濟補償要求予以拒絕,其理由是,李某在辭職后才提交《解除勞動關系通知書》。

  [說法]

  按照相關法律,用人單位未及時足額支付勞動報酬的,用人單位應當向勞動者支付經濟補償。用人單位有克扣或者無故拖欠勞動者工資的,由勞動行政部門責令其支付勞動者工資和經濟補償,并可責令其支付賠償金。

  因公司無故拖欠勞動者工資,勞動者可以申請經濟補償。

  因此,在這起爭議中,李某提出辭職并要求企業補發經濟補償的依據,是因為企業拖欠了其四個月的工資,只要這個理由成立,企業就必須給予補償,這與李某何時提交《解除勞動關系通知書》沒有關系。另外,對于勞動者來說,表示自己辭職的方法有多種,明確的口頭通知即是其中一種,并非一定要采用書面形式。此外,根據法律規定,在一般情況下,勞動者辭職應提前一個月通知用人單位;如果用人單位有侵害勞動者權益的情況(如單位未及時足額支付工資、拖欠工資等),勞動者可以不通知用人單位立即要求解除勞動合同。

  《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九條:“勞動關系雙方依法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時,用人單位應在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時一次付清勞動者工資。”

  《勞動法》第79條:“勞動爭議發生后,當事人可以向本單位勞動爭議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調解不成,當事人一方要求仲裁的,可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當事人一方也可以直接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對仲裁裁決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訴訟。”

  《工資支付暫行規定》第15條:用人單位不得克扣勞動者工資。但有下列特殊情況之一的,用人單位可以代扣勞動者工資:

  (一)用人單位代扣代繳的個人所得稅;

  (二)用人單位代扣代繳的應由勞動者個人負擔的各項社會保險費用;

  (三)法院判決、裁定中要求代扣的撫養費、贍養費;

  (四)法律、法規規定可以從勞動者工資中扣除的其他費用。記者董小軍

  原標題:職工提前辭職, 單位有底氣扣減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