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戴上頭盔一頂,身披紅黃藍制服,穿梭在大街小巷,或騎摩托,或駕電瓶,車后總有一個附著大大logo的方形保溫箱——他們就是外賣小哥,與時間賽跑是他們的謀生姿勢。他們拯救了無數宅人足不出戶享用美食的平凡理想,也撐起了一個年交易額超2000億元的外賣市場。不過,有數據稱,“全國400萬外賣小哥每兩天半就有1人死傷”。(8月29日《新華每日電訊》)

  新產業上的癥結,當然不能原罪于“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的邏輯,400萬外賣小哥與2000億元的外賣市場,遲早是中國新經濟鏈條上重要的“一躍”。不過,眼下外賣小哥的生存狀態著實叫人擔心:媒體調查顯示,超過96%的外賣小哥每天起碼要工作6小時,甚至近三成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每20個快遞小哥中,就有3個遭遇過交通意外。時過境遷,輿論已經不再渲染“輕松月入過萬”的職業傳奇,更多的,是警醒于其間的失序與瘋狂。過勞、交通違法、心理壓力……壓垮外賣小哥的“最后一根稻草”越來越多,且已司空見慣,這個時候,訂餐平臺方的行業規范、企業社會責任就顯得尤為重要。

  很遺憾,如果說多跑多掙錢的謀生欲望是隱性的鞭子,那么,“配送不許超時、否則罰款”、“不許出現差評、否則罰款”等平臺“家規”則是驅使在外賣小哥屁股后面無形的壓力。有外賣小哥說,為了沿途順路再送幾單,就得不停地在手機上刷新,一有附近的、順路的就馬上搶。于是出現一個矛盾:一方面是多送幾單的掙錢沖動,另一方面是平臺對交通違法等處罰的約束性要求,兩相權衡,外賣小哥會選擇傾向哪一方呢?在非機動車違法執法弱化的現實語境下,外賣小哥橫沖直撞成馬路殺手,也就不難想見了。

  為紓解這個困局,職能部門也沒閑著:比如今年4月,杭州交警面向外賣平臺送餐人員發放類似駕照的《外賣小哥交通安全手冊》。又比如8月22日,深圳交警宣布建立全國首家外賣送餐車精細化管理平臺,并使出了雷霆手段。但問題是,如果離開行業自律,外賣小哥“掙錢不要命”的原始沖動恐怕難以禁絕。多接單卻沒有更多配送時間、訂餐平臺對于外賣小哥送單能力沒有“極限預警”、罰款規則直接逼著外賣小哥拼時間拼命……此類亂象,亟待從門戶自理層面得以求解。

  訂餐用戶希望“及時送”、外賣小哥希望“多多送”,這都是情有可原的事。倒是平臺方當定好游戲規則,調和雙方利益關系,既不能怪用戶苛責,更不能逼著送餐者拼命。

  鄧海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