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國務院公布《無證無照經營查處辦法》,自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辦法》明確規定,以下兩類經營活動不屬于無證無照經營:在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指定的場所和時間,銷售農副產品、日常生活用品,或者個人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依照法律、行政法規、國務院決定的規定,從事無須取得許可或者辦理注冊登記的經營活動。(8月24日《法制日報》)

  隨著《無證無照經營查處辦法》即將施行,存在已久的《無照經營查處取締辦法》也將同時廢止。這一立一廢之間,所傳遞的信息量不可謂不大。誠如官方所強調的,此舉旨在限定無證無照經營的查處范圍,做到“該管的管住,該放的放開”,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營造更加寬松的制度環境……如此指向鮮明的立法調整,很好呼應了簡政放權、放管結合、優化服務的改革大勢。從中所體現的,乃是對市場主體和民生生計的尊重與體諒。

  必須承認的是,過去對無證無照經營行為的查處,長期存在著范圍過寬的問題。甚至在個別地方,還存在著越管越寬、越管越嚴的傾向。這種近乎嚴苛的執法文化,一方面扼殺了不少人的營生門路,并且客觀上加重了市場的經營風險;另一方面,也造成了“罰款經濟”大行其道,大量基層執法機構由此獲得巨額部門利益繼而淪為既得利益者。其實,一些被查處的“無證無照經營”,相當多都是小生意、小買賣,非但沒有社會危害性,反倒解決了一部分人的就業和末端市場的商品供給問題。

  除了上述一些地方管得過寬、管得過嚴的情形,另一些地方對無證無照的小微經營活動的查處,近些年來普遍呈現出“名存實亡”或選擇性執法的狀況。其最典型的表現就是,執法行為充滿彈性和不確定性,這其間當然是伴隨著各種設租尋租的情形……結合這種種因素,其實很容易就可以發現,原先的《無照經營查處取締辦法》已難以為繼,自上而下的立法調整與執法改革勢在必行。只有這樣,才能適應建構與市場需求相匹配的、合理寬松的制度環境。

  放寬不屬于無證無照的經營活動范圍,就是承認市場自主支配小微經濟活動的決定性作用。各種各樣的小生意、小買賣,在全社會整體經濟總量中的占比雖然不高,可是它們卻關系著許多人的生計著落和生活品質,對此真正做到“該管的管住,該放的放開”,實乃疏通基層社會矛盾、改善末端營商環境的治本之策。需要重申的是,市場自有其存在秩序和演化邏輯,一套成熟的公共治理體系,本就應該對其保持充分的體諒與包容才是。 然玉